首页 / 走进崇明 / 文史摘录

  • 崇明治城“五迁六建”史话

    唐武德年间(618—627),长江口涨出东、西二沙,是为崇明岛前身。五代十国时期,于西沙置崇明镇。北宋天圣三年(1025),续涨出姚刘沙与东沙接壤。建中靖国初(1101),于姚刘沙西北50余里处涨出三沙。由于有渔盐之利,南宋嘉定十五年(1222)设置天赐盐场。期间建置沿革、废立兴替,崇明治城的规模演

    2022-02-10

  • 崇明盐业风雨变迁

    崇明岛东临大海,宋元之时,由于长江入海口位置比现今偏西很多,每年海水咸潮倒灌严重,致使沿岛海水资源特别丰富。咸水含盐量高,十分适宜晒盐煎煮,这就为崇明盐业的兴起提供了有利的自然条件。据《明史·食货志》记载,古时制盐的方法因地域差别而不同。河北解州的盐,是靠咸水风化凝结而成;宁夏产盐,是括刮盐碱地所得

    2022-02-10

  • 崇明的风潮灾害

    人类生活在大自然中,大自然不可避免地会给人类带来各种各样的灾害。飓风的席卷,火山的喷涌,地震的发生,泥石流的倾泻,都会造成巨大的损失。崇明地处东海之滨、长江入海口,是典型的河口冲积沙洲。岛上地势平坦,海拔仅4米左右。它无山无丘陵,绝无火山喷涌、泥石流倾泻之忧。它并不处于地壳板块的挤压带,鲜有大震的波

    2022-02-10

  • 崇明海盗从兴盛到消散

    长江口无疑是这个星球上最宽阔的河口之一,在古代甚至更为宽阔。唐初崇明岛等沙洲浮出水面后,这一带芦苇密集、水道纵横的泥沙海岸,就逐渐成了一片危险的水域。时常出没的海盗,自此和这个岛屿的历史交织在一起。海盗横行在整个唐代时期,长江中还仅有一些荒岛浮出水面,吸引少量渔民和季节性耕种的贫民。这一时期的崇明极

    2021-03-08

  • 明代崇明抗倭风云录

    明代中叶,倭寇不断侵扰我国东南沿海地区,大肆烧杀抢劫,倭患十分严重。崇明人民为保卫海疆,保卫家乡,为援朝抗倭,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战斗,取得了一个又一个歼灭倭寇的胜利,很多爱国军民为此献出了热血和生命。他们的英雄业绩可歌可泣,他们的献身精神光耀千秋,为世世代代的崇明儿女所崇敬。东南沿海抗倭之战明代初年,

    2021-03-08

  • 1644—1661,崇明岛战记

    1644年,明王朝的大崩溃达到最后的悲剧时刻。在随后的数年中,清军南下,把其征服事业推向全国。南方最后的抵抗力量在混乱和溃败之中,最后收缩到了西南山区和东南沿海岛屿上。在这一烽火连绵的图景之中,崇明岛有史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被推到战争的前沿地带。第一阶段:最后的抵抗(1644—1645)明崇祯十

    2020-03-25

  • 郑成功三打崇明岛

    满清入关以后,顺治皇帝迁都北京,继而分兵南下,以达到统治全国的目的。清军所到之处,强令汉人“剃发易服”以示臣服,不从者杀。江南百姓不甘受辱,纷纷举兵反抗。各地抗清义军中,以民族英雄郑成功统率的一支最为强大。郑成功自少爱读书习武,22岁开始领军。清兵入闽时,其父、福建总兵郑芝龙为保荣华富贵屈膝迎降,卖

    2020-03-25

  • 震怒乾隆皇帝的崇明抗租事件

    崇明濒临东海之滨,扼守长江入海口,地理位置决定了它几乎每年的夏秋季节都要遭受到台风以及由台风引起的狂潮、暴雨的侵袭。比较太平的年头,只是偶而有几次长堤决口;灾情严重的时候,则是海潮漫堤,溃决百里。翻阅旧时的《崇明县志》,在“灾异”部分,几乎都是遭受飓风狂潮的记录。“房舍漂没,人畜溺死,庄稼无收”的字

    2019-05-15

  • 清代驻崇的“苏松镇总兵府”

    崇明岛雄踞长江口,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历来为江海要镇,驻有重兵镇守。宋嘉定时设边海巡检司;明永乐中设水寨,始有水师;清顺治十五年(1658)起,设“苏松镇总兵府”。时崇明仅为一中等县,县令为正七品,而总兵则是二品,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崇明在明清两代的军事盛况,以及具有极高的军事地位。“苏松镇”是镇守江南

    2019-05-15

  • 近代海防战略中的崇明

    在清朝的海防思想上,一直将崇明视为屏藩江南的江海门户,是必守的第一线海防重镇,予以高度重视。但在鸦片战争后欧洲坚船利炮面前,这道防线却从未起到应有的作用,它所声称的战略地位被交战双方所忽视和遗忘了。令人多少有点啼笑皆非的是:正是这一重要性的丧失,使它在这国运艰难的近代百年风云中免遭了大多数战火。清朝

    2019-0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