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综合信息

“瀛洲党员突击队”,好样的!

信息来源:上海崇明

发布时间:2022-05-13 09:04

浏览

【字体:

“核酸检测队伍中,有居民看到我们的防护服上写着‘崇明’两字,向我们伸出了大拇指,虽然彼此不能交流,但这种无声的肯定,让我们倍感欣慰和鼓舞。”青年志愿者赵世俊说起在浦东北蔡街道的抗疫志愿行动时,显得有些激动。1990年出生的他在参与抗疫支援服务的第三天,郑重地向支援队临时党支部提交了入党申请书,“短短的几天时间,给我带来的冲击是巨大的,身处‘疫’线,更真切地感受到党员的责任和担当,我想向他们靠拢,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赵世俊坚定地说。

夺取社会面清零,上海已经吹响了冲锋号。连日来,各方众志成城、齐心协力为打赢大上海保卫战全力以赴。5月4日,包括赵世俊在内的100名崇明青年志愿者迅速集结组成“瀛洲党员突击队”,前往静安、浦东,为当地攻坚拔点工作“增援”。疫情不灭、点位不拔,绝不收兵!100名志愿者更是100名战士,在抗疫的最前线,同基层工作人员肩并肩作战,与人民群众心连心抗疫,让党旗在战“疫”一线高高飘扬。‍

换个“战场”继续战斗

“直面阳楼,一开始心里确实有些紧张,但随着工作的深入现在已经渐渐调整过来,我们知道只要科学防护,病毒并不可怕。”来自崇明区生态环境局的志愿者陆路告诉记者,此时他刚结束一天的代配药工作,一张张配药名单上,各种标记密密麻麻,每家每户的需求、配药情况一目了然。“今天一共为51户居民配到了所需药品。”陆路介绍,“一般我们要求上午核实名单,前往各家医院配药,下午把所需药品送到居民家中,当天实在配不到的,也要和居民做好解释工作。”

一周前,陆路响应号召,主动报名成为了“瀛洲党员突击队”的一员。1986年出生的他,曾经是空军某部队的一名指战员,现虽退役,但融入血液的军人本色永不褪去,“若有战,召必回。曾经碧空蓝天是我的战场,如今为守护人民的安全,我愿意继续战斗。”虽然在防护服的包裹下行动略显笨拙,但他雷厉风行的军人作风丝毫不减。

在统一调配下,陆路和其余8名志愿者前往静安区共和新路街道沪北居民区开展抗疫志愿服务工作,这个建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旧小区,老龄人口较为集中,人员构成十分复杂。每天一早,陆路和队员们2人一组,分头行动,前往各个楼栋,挨家挨户开展入户调查,了解居民所需所求,及时帮助居民解决生活实际困难。为老年人及时续上药品、为刚从方舱回来的居民配送物资……5层高的楼栋没有电梯,上上下下全凭双脚,加之天气炎热,一天下来防护服里满是汗水,但志愿者们却甘之如饴。“前几天一位80多岁的老奶奶家里胰岛素就快断药了,排摸到情况后我们走了好几家医院,当天晚上把药给她送了过去,她不仅现场向我们道谢,还特意打电话叮嘱她的子女发微信向我们表示感谢,让我们觉得很温暖。”陆路说,“拔点攻坚,要最大限度依靠群众,赢得群众的信任,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架起和群众沟通的桥梁。”‍

“崇明胃”和“战疫心”

两鬓有些斑白,走路不紧不慢,在这支以80、90后为主力军的百人志愿者团队中,70后的杨晓秋有些“出挑”。“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虽然年纪大了,但也不能被小年轻比下去。”杨晓秋乐呵呵地告诉记者。

杨晓秋服务的灵光居委隶属于静安区芷江西路街道,目前是上海疫情较为严峻的地区。灵光居委总面积0.1平方公里,下辖10个自然小区,现有居民户数2874户,是芷江西路街道划分小区数量最多、面积最大、管辖人口也最多的一个居民区,给清零工作带来巨大挑战。来自崇明区文化和旅游局的杨晓秋和其他5名志愿者加入“战斗”后,除了要负责核酸大筛查扫码工作,还要承担抗原异常人群转运、密接人员送药、核酸检测等工作,风险程度极高。“其实任何困难调整心态、做好防护都能克服,但对我来说一开始的几天最痛苦的要属我这个‘崇明胃’。”杨晓秋开玩笑地说。原来,由于小区居民人数多,每次开展核酸筛查等工作,都要从早上持续到中午,甚至下午。为了安全且高效地开展工作,期间志愿者们不吃不喝,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崇明人早饭吃得早,饿得也早,所以一开始几天着实饿得有点头昏眼花,后来逐渐适应了这里的节奏,慢慢就好了。”

虽然有个小插曲,但作为一名有着2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队里的老大哥,杨晓秋的“战疫心”分外坚定。每天,他和队员们要协助居委完成近1600名居民的核酸检测任务。在一次全员核酸物资搬运中,连续几天高强度工作的杨晓秋不小心扭伤了腰,但要强的他硬是咬牙坚持了下来。“还记得吗?其实去年这个时候,我们也打了漂亮的一仗。”杨晓秋笑着回忆,“2021年第十届花博会,我作为文化旅游公共服务的一员,全程参与了花博会的举办,那时候我们也是拧成一股绳,劲往一处使。上下同欲者胜,同舟共济者成,相信只要齐心协力,任何事情都能成功。”‍

同心协力 攻坚拔点

“脱N95口罩时要注意,先拉挂颈的系带,再解开上面的系带,脱下时要闭眼摒气……”晚上10点,结束一天工作的师小勇召集小组成员,再次强调个人防护要点和防疫规范。与静安支援队不同,前往浦东支援的50名崇明志愿者,整建制参与当地志愿服务。为了方便管理,服务队成立了临时党支部,下设生活、宣传、组织3个支委和5个工作小组。来自区人民检察院的师小勇不仅是第二小组的志愿者,也是该组的安全员。

“前两天我们去的一个村,阳性率达到50%,也就是说迎面走来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曾经感染过阳性,面对这样的环境,说不紧张、不害怕是假的,但不能因为害怕我们就不去做。”90后的师小勇思路清晰、语速极快。“我们是‘排雷兵’,绝不能让自己变成‘风险点’,在还没有结束战斗的时候就‘牺牲’了。因此每天结束工作后,我们都会进行线上会议,复盘一天的工作,查缺补漏。”师小勇告诉记者。

提起这一次的出征,师小勇还颇费了一番周折。原来就在2022年年初,师小勇成功升级,成为了奶爸。考虑到他家里情况特殊,在前后几次抗疫志愿者名单上,师小勇都被列为候补队员。“组织照顾我,但我作为一名青年党员,理应冲锋在前。”在取得家人的支持后,师小勇多次向组织提出了申请,最终赶上了“末班车”。“去年看的电影《长津湖》里,有一句台词印象特别深刻——‘这一场仗如果我们不打,就是我们的下一代打’,不同的时代赋予了不同的使命,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够给孩子创造出一个更好的环境,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爱他。”师小勇说。

舍小家,为大家,在战疫面前,一名党员就是一面旗帜,一个支部就是一座堡垒。越是关键时刻,越要彰显共产党人的本色。来自崇明区纪委监委的柳超和师小勇一样是一名90后。自疫情发生以来,他坚守岗位一线,积极投入各项抗疫志愿服务,已经2个多月没有回家。在这次驰援浦东的抗疫服务过程中,他接到市区家中妻子的电话,自家小区楼下出现了阳性,家人随时有被转移的可能。“家里有不满1岁的孩子、年过六旬的母亲,只有妻子挑大梁,说实话那几天还是很焦虑的。”柳超告诉记者。即便如此,白天他依然转战北蔡各村居,平均每天协助医护人员完成500多人次的核酸检测工作,并主动请缨前往感染风险最高的封控楼担任核酸扫码志愿者。晚上,他还要安抚家中的妻子,提醒她们保持乐观的心态,配合好政府,积极做好防护。“只有打赢大上海保卫战,上海才能安全,家人才能安全。”柳超说,“虽然和家人分隔两地,但我相信一旦他们遇到困难,也一定有像我这样的志愿者挺身而出。”

每天迎着朝阳出发,披星戴月回到驻点,志愿者们投入到攻坚拔点的各项工作中,虽然辛苦,但却常有感动——因为长期合作,志愿者们和居委工作人员、医护人员成为了好友;小区居民无条件配合,也会不时投来关切的目光和问候;队员之间配合默契,犹如亲密无间的大家庭。“最开心的时候,是看到前一天还在封控的楼栋,第二天解封了。警戒线撤了,楼道口的垃圾桶没了,看守的志愿者也撤离了,就感觉我们的付出有了回报。”师小勇高兴地告诉记者,“现在数据每天都在下降,身处一线,我们也觉得熟悉的上海正在慢慢复苏,加把劲,胜利的曙光已现,对此,我们充满信心!”‍

附件